夜晚的星尘

住萌雷卡的杂食党一枚~

假如让凹凸世界中有弟弟的人去演活下去之七个房间

  内含姐弟:雷卡,秋金,艾埃。
  ooc预警。娱乐向。
  雷狮有话说:什么叫姐弟?!弱鸡你找死!!
  OK?→
  
  
  
  
  雷卡——
  当雷狮和卡米尔醒来时,发现自己在一个阴暗的小房间。门已经锁上了,房间内只有一条爬满蛆虫的散发着恶臭的水沟。水沟的水是流动的,似乎能通向别的地方。但这个水沟很小,只有卡米尔能通过。
  真的要游过去吗……卡米尔微微皱眉。这真不是他洁癖发了,是这个水沟太脏了。
  “轰——”雷狮当机立断,把房门轰开了。
  “走了,卡米尔。”雷狮扛起雷神之锤,大摇大摆的走出门。
  “好的,大哥。”卡米尔压了压帽檐,跟了上去。
  至于救人……不存在的!
  
  秋金——
  “姐?姐!”金急切的呼唤着秋。
  “嗯?”秋耐心的回答着金的问题,继续闭目养神。
  “我是第一次拍戏呢,我该干嘛?”金一脸天真的问,脸上写满了期待。
  “你不会又没看剧本吧……”
  “唔……看着犯困嘛。你告诉我也一样啊!”
  “好吧,你要从那个水沟游到另一个房间……”秋指着那个脏兮兮的水池,沉默了。
  “金,走了,咱不拍了。”秋一脸淡定的暴力开门,拉着金往外走。
  “??好啊。”金一脸问号,跟着秋走了。
   艾埃——
  “喂,衰仔,快游啊!难得拍一次戏。”艾比推着埃米,试图把埃米推进水沟里。
  “可是老姐,这……太脏了吧……”埃米无奈的说,身体做着最后的反抗。
  “喂喂,这可是拍戏诶!如果幸运的话,说不定可以出名诶!!”艾比兴奋的说着。
  “……老姐,你别忘了,这场戏到最后你也要死啊!”
  “……”艾之沉默。
  “衰仔!咱不演了!把门拆了,我们走!”艾比瞬间决定好了。
  “好嘞!”
  “轰——”这两个也走了。
  你弟就是你弟,一下就能把愿意说成不愿意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——END
  一部好好的催泪电影,被我改成了这样……感觉有点对不起原作姐弟😂😂
    电影介绍:av20191408…,有B站的可以了解一下。

【雷卡】“背叛”

  这是一把刀,甘党误入。
  ooc预警。
  发刀发刀~
  OK?→
  
  
  大赛后期,活下来的基本没几个是好惹的了。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凹凸大赛只有一人能活下来,失去了大赛刚开始的天真。
  “参赛者——嘉德罗斯正在回收。”冰冷的机械音宣布着大赛第一的死亡。
  卡米尔瘫坐在地上,打开系统排名,上面赫然写着NO.1——卡米尔。他虽然讨厌杀人,但并不讨厌可以收到被杀者积分的这条规定。对于他来说,这条规定很有用。比如……现在?
  是的,他成功杀了嘉德罗斯,虽然用了一些小计谋,但是他杀了嘉德罗斯却是板上定钉的事实。虽然他也好不到哪里去,全身挂彩,有些伤口甚至伤可见骨。
  卡米尔仔细翻了翻排名单,已经没什么人能构成威胁了……除了帕洛斯。他是一个骗术超高的骗子,有些阴谋甚至超过了卡米尔。
  “还不能死……再坚持一下……”等把帕洛斯解决了……
  卡米尔虚弱的靠着残破的墙。
  “挺不赖的嘛,卡米尔。才几个月不见,都混成第一了。”雷狮、帕洛斯和佩利从远方走来。
  “大哥……”卡米尔微微眯了眯眼,看清了来人。
  “不许叫我大哥。”雷狮扛着雷神之锤,看了看昔日的弟弟,冷漠的开口。
  卡米尔愣了愣,嘴角勾了勾,开口道:“怎么?被一个背叛者喊大哥觉得很耻辱?”
  “啧,要你管。”雷狮不耐烦的说,讲真,卡米尔太了解他了,他有些时候都不相信卡米尔背叛了。但事实是血淋淋的——卡米尔背叛了。
  “咳…咳……”卡米尔干咳两声,吐出一口血。雷狮在场,他就没办法疗伤了。他了不会认为雷狮会好到让一个背叛者当着他的面疗伤。
  “怎么?不跑了?”
  “……没力气了。”卡米尔沉默了一会,说了实话。不只是没力气逃跑,他现在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  “就这么自信我不会杀了你?”雷狮危险的眯了眯眼。似乎是为了印证他的话,雷神之锤上已经布满了雷电。
  “如果您想杀了我,您早就这么做了。”意识已经模糊了,但卡米尔依旧保持着清醒。
  “啧,卡米尔,有时候你还真是太了解我了,甚至了解到……让我有些厌烦。”雷狮丢下雷神之锤,改用双手掐住卡米尔的脖子,强迫他与自己对视。“要知道……我现在可以轻易杀了你啊……”
  帕洛斯识趣的拉着佩利走了,把空间留给这对关系破裂的兄弟。
  “那您杀吧。”卡米尔如同一个大型玩偶,一动不动的任由雷狮掐着。
  雷狮怒了,他紧紧掐住卡米尔的脖子。两只手掐住少年的脖子绰绰有余。他甚至可以透过围巾感受到卡米尔跳动的动脉。慢慢收紧两只手,他还是不甘心的问了句“为什么要背叛?”
  “咳……还用问吗……”卡米尔顿了顿,开口道,“凹凸大赛只能活一人……”
  雷狮彻底心凉了,他看向卡米尔,接着说“所以你想成为那个活下来的人?”
  “杀了我……”卡米尔没有否认,愣了一会,他说出了此生最后一句话“小心帕洛斯。”
  ……
  雷狮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尸体,他还保持着掐着卡米尔的姿势,但是那跳动的脉搏平静下来了,不论他怎么用力都感受不到了……
   “参赛者——卡米尔正在回收。”冰冷的机械音宣告着卡米尔生命的结束。他的身体正化成一条条数据消失,唯有一条红围巾留了下来。参赛者死亡,意味着他用积分购买的东西都会消失。
  和卡米尔谈风说笑好像还是昨天的事,看着那条红围巾,许多埋藏在记忆深处的回忆都被挖了出来,比如那条围巾是雷狮送给卡米尔的第一件礼物。
  “如果大哥需要,我可以去死。”卡米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是一句现在看起来像谎言的真话。
  雷狮捡起围巾,整整齐齐的叠好,放进自己的口袋里。
  “卡米尔……”
   ……
  “老大!解决了吗?”佩利兴奋的看着雷狮从废墟中走出来。
  “啧,你看我像解决不了的人吗?”雷狮豪不在意的走向了自己的队友。
  但是……
  真的不在意吗?
  帕洛斯看着雷狮口袋里的红围巾,笑了。
  雷狮是真不懂呢?还是装不懂呢……
       ——END

【凹凸同人】【多cp向】还是成双成对的好啊~

欢脱向,第一次发文随便写写。
内含cp:瑞金,雷卡,帕佩,安艾,雷祖。
设定在凹凸大赛结束后,全员存活。
文笔渣,可能ooc了(我尽量不),不喜勿喷。
OK?→


今天假的螺丝(划掉)嘉德罗斯很不爽,自凹凸大赛结束后,怎么感觉周围的人都是成双成对的出现?还是自带狗粮特效的那种!
“格瑞~难得天气这么好,一起去哪里玩玩嘛~”金一脸自然的贴在格瑞的右手臂上,外加那撒娇的语气……这两的发小情真好~(安详~)嘉德罗斯自我安慰中。
“不好。”gay瑞(划掉)格瑞又果断拒绝了。又?
“诶?”金失望的看了看格瑞。似乎想到了什么,脸刷的一下红了。
闭眼。
深呼吸。
鼓起勇气。
捧起格瑞的脸。将自己的唇印上格瑞的唇!
嗯!这两的发小情真好……个屁啊!!这tmd就是爱情啊!!为什么要虐待年仅九岁的我!!嘉德罗斯收到了一万点暴击。
在回到瑞金那边,两个人已经结束了那个令嘉德罗斯窒息的吻。格瑞沉默了一会儿,开口问道:“谁教你的?”
“凯莉说这样你就会答应陪我去玩……格瑞,你不要怪凯莉好不好?”金的脸依旧红彤彤的。
想吃……格瑞赶紧打断了某种邪恶的念头,平生第一次感谢当初没和凯莉撕破脸皮,问:“你想去哪?”
“诶?可以吗?太好了!我就知道格瑞你最好了!”金开心的拉着格瑞的手,准备出门。地点什么的无所谓,只要和格瑞在一起就很开心了,金是这么觉得的。
“要是我没同意怎么办?”格瑞突然想到了这么一个一个问题。
“凯莉说你不会不同意的,如果你不同意,就把你的犯罪过程发lof上让你做至少三年的牢。不过格瑞这么好,怎么可能犯罪呢?”金自顾自的说着,完全没注意格瑞那张已经黑了的脸。
我觉得我有必要收回前言。格瑞如此想到。
然后他们愉快(?)的出门了。
“啧,终于不用吃狗粮了。”那两个渣渣再不走,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可能连汉堡都吃不下了。可见狗粮对人类(?)的伤害有多大。
“卡米尔,你在干什么?”蕾丝(划掉)雷狮端着一瓶啤酒走来,准确来说是走向卡米尔。
正在和蛋糕做斗争的卡米尔闻声抬头。两人对视一秒。
“大哥,一大起清早喝啤酒对身体不好。”
“卡米尔,一大清早吃蛋糕容易长蛀牙。”
两人同时开口。
……
“要不咱各退一步吧!”雷狮自然的坐在卡米尔旁边,“啪”的一声打开了啤酒。
“……”你都已经开了……卡米尔扭过头,继续和蛋糕做斗争。
……
又是一阵无言,和面瘫的日常。
以为不用在吃一顿狗粮套餐的嘉德罗斯松了一口气。
“卡米尔,蛋糕有那么好吃吗?”雷狮看了一眼自家弟弟满足的脸,不禁想到自己和蛋糕那个重要。
“嗯,大哥要不要尝尝?”卡米尔淡定的挖了一勺蛋糕,送到自家大哥面前。
喂!那是你用过的勺子啊!!嗯,很棒的兄弟情!嘉德罗斯在心里无力的呐喊。接下来发生了一件闪瞎他的狗眼(嘉德罗斯:……我觉得这个作者很欠打。)的事。
雷狮抓住卡米尔送到自己面前的手,用力一拉,使卡米尔整个倒在自己怀里,唇不由分说的印上了卡米尔的唇,卡米尔一脸懵逼的看着突然放大的脸,感受到另一个软软的东西在掠夺自己口腔中蛋糕的甜味……
最可气的是,当两人分开是,还扯出了一根细细的银丝……你两是亲兄弟吧!对吧!!!
“嗯,很好吃……”雷狮的看了一眼自家弟弟涨红的脸,坏坏的说“但我觉得卡米尔更好吃一点哦~”
……
为了保护自己脆弱的双眼,嘉德罗斯决定离家出走(划掉)出门散心。
“老大!”雷德眼尖的看到(你确定你看的到?)了自家老大皱着眉出来。“怎么了?老大?你看起来不开心啊!”
“雷德,我问你个事。”嘉德罗斯一脸正经的看着比自己高出不只一个头的手下。
“老大,你说。”看着老大难得正经的脸,雷德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一点。
“那些渣渣为什么都喜欢两两成双聚在一起撒狗粮呢?”
“噗!老大,就这个问题?”雷德发誓他已经尽力忍笑了。“两两成双不一定要撒狗粮啊!你看那边。”
那边——
帕洛斯正悠闲的牵着自家的蠢狗(划掉)佩利散步(?)。
“喂!蠢狗,你慢点!”帕洛斯扯着佩利的马尾狂奔。
“就不!凹凸大赛结束后,就没有人陪我打架了!老大也天天和卡米尔在一起,无聊死了!”佩利郁闷的说,但还是放慢了点速度,因为……头发扯得疼啊……
所以,两两成双还可以遛狗咯?嘉德罗斯看着遛狗组,无聊的想着。
突然,佩利停止狂奔,差点把帕洛斯甩出去。他一脸兴奋的凑到帕洛斯面前。
“蠢狗,又发什么疯啊?”帕洛斯无奈的看着两米多高的佩利为了和他平视弓着身子,喂喂,这样不就是猫了吗……
“要不,你和我打一架?”佩利兴奋的说。
“别想了,这里禁止打架斗殴的。”帕洛斯揉揉佩利的头,安慰道。
……
“雷德,我闻到了狗粮的气息……”嘉德罗斯决定开溜,珍爱生命,远离狗粮!
“老大,别走啊!这不是挺正常的吗?”雷德轻松的说道,硬拉着嘉德罗斯决定让他感受生命的美好。
然后,他们看到帕洛斯被一张纸糊了一脸。
“这什么啊!”帕洛斯一把抓下脸上的纸,大略扫了几眼,眼带笑意的看向佩利。
“走!我知道哪里能打架了!”帕洛斯扔下那张纸,拉着佩利往凹凸小区外部走。
“真哒?哪里?”
帕洛斯笑了笑,口齿清晰的吐出了两个字“床上。”
然后,佩利一直在琢磨帕洛斯说的是床上还是船上呢?被拉走了……
……
是的,雷德和嘉德罗斯都清清楚楚的听到了“床上”
……
………
…………
雷德觉得他在不找个救星他可能会被嘉德罗斯一棍打死。仔细想了想,开口道:“今天安迷修又去向艾比表白了,他自己被拒绝了99次了呢!怎么样老大,要不要去围观一下?”
“嗯。”他现在急需要一个渣渣来安慰他受伤的心灵。
然后他们来到了安迷修表白现场。
当他们赶到现场时,哪里已经没人了。
“奇怪,是已经失败了吗?”雷德奇怪的抓了两下头发。
“老大,他们不在,那个傻逼骑士肯定已经失败了!”
“喂!你说谁傻逼骑士了?那个称号只能我来叫!”雷德刚转身,就对上了被安没马(划掉)安迷修抱着的还在悠闲喝苦瓜奶茶的艾比。
“安迷修……你这是成功了?”OMG!活不下去了!!雷德内心深处的小人呐喊着!
“谁说他成功了的!!我只是因为个埃米打了个赌,一定要答应一个人的第一百次表白!!要不然谁会看上这个傻逼骑士啊?”艾比凶狠狠的说。
“哦~看吧!老大!我就说不会有人喜欢安迷修吧!”雷德开森的看向自家老大,结果收到自家老大看傻逼的眼神。
“喂!谁说没人喜欢他啊,虽然说我是被迫答应的,但我也没说不喜欢啊……”艾比的声音越说越小,最后脸都红了。
……
丢人了,雷德。
(安迷修:我的台词呢?!  我:懒得想。  安迷修:这么随便?!  我:理由都已经想好了:因为表白被接受了,安迷修竟然激动从头到尾到连一句话都没说。  安迷修:……)
因为表白被接受了,安迷修竟然激动到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!
然后,安迷修抱着他的女友离开了。
“老大!没关系,我还陪你单着呢!!”雷德觉得:不在依靠外人来安慰老大了!靠不住!!
“雷德,陪我去买东西。”凹凸小区门口,冰山美人蒙特祖玛淡淡的说。
“好嘞!来了!”雷德果断抛弃了自家老大,一阵风似的跑向了自家媳妇儿。
嘉德罗斯:“……”
我有句mmp一定要说!!
没关系,就算人是成双成对的,总有些东西不是!比如说雷狮的头巾!嘉德罗斯自我安慰道。然后就看到那对兄弟出来了。雷狮头上的双马尾(划掉)头巾成功糊了卡米尔一脸。……说好的不是成双成对的呢?!
“大哥,你头巾又糊我脸上了……”卡米尔嫌弃的扯了扯雷狮的头巾。
没关系,就算雷狮的双马尾是成双成对的,卡米尔的围巾总不是吧!
“啊……抱歉抱歉,这个我也没办法。要不你别走我够面了吧!”雷狮揽住卡米尔的肩,让他和自己并排走。“卡米尔,你是不是换了一个系围巾的方法啊?”
“嗯……”卡米尔看了一眼围巾,说“还是成双成对的好一点。”
……
MMP!


期末考试考完了,把自己在考试时想到的情节写了下来。
……
我觉得考试完挂科怎么办😂😂😂
嘉德罗斯:活该!!!!!!
顺便给自己下一篇文章打个广告,一刀一糖,题目都是一样的【凹凸同人】【雷卡】“背叛”。之前看同人文时脑补的,日常要背叛系列😂😂,欢迎来猜内容啊~什么时候更就不知道了。
顺便说下,我是主萌雷卡的杂食党,有洁癖的就不用关注我了。